延安化工机械网

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化工机械

内外兼修的德国制造

时间:2021-11-17 来源网站:延安化工机械网

内外兼修的“德国制造”

内外兼修的“德国制造”2011-12-08   这就要求农业机械不仅仅要成为手工作业的替代选择,而且要朝着智能、精确、高效、节能的目标迈进,唯有如此,才能不辜负时代对于这一行业的期待。作为Agritechnica国际农机展的东道国,德国在上述领域做出了卓有成效的探索,许多技术已经站在了世界前列。展会期间,记者专程前往了几家德国企业的展台,发现他们的展品无一例外地呈现出体型硕大、外型美观、工艺精湛的特点。更加值得关注的是,一些刚刚开始进入中国学者视野的新技术、新装备,在德国农机产品中已经相当普及:触屏监控器、GPS、障碍避让技术、平衡装置、风力传感器、可随意移动的仪表盘……与此同时,德国制造对于生物质能源的重点关注也给记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HOLMER:收获、清理,再用废料来发电

德国HOLMER机械制造有限公司是一家研制甜菜生产机械的专业型企业,甜菜收获机和甜菜装载机是其主打产品。甜菜收获机在收获后会把甜菜放置在田间道路上,装载机负责搜集、清理和装载。经过这样的处理,甜菜送到糖厂后便可直接加工。目前,在世界甜菜收获领域,HOLMER产品的市场占有率已经达到60%。

目前,HOLMER在中国已售出70多台产品,主要分布在新疆、内蒙古和黑龙江。乍一听,70多台似乎并不是一个值得夸耀的数字,可是要知道,一台HOLMER甜菜收割机的售价高达300万元人民币,非常昂贵,并且尚未享受补贴,如此销量已经难能可贵。更让公司惊奇的是,这个销售业绩是在短短5年内完成的,而且购买者多为私人。这在以往是不可想象的事情。我们从2005年起进入中国市场,当时公司投入了不少精力进行产品推介,可是现在农民主动找上门来要求购买,中国用户对于新技术的接受能力和购买力让公司很吃惊。HOLMER公司中国区经理马新力告诉记者。

虽然售价不菲,但马新力表示这绝对是物有所值,HOLMER的甜菜收获机一个月就可以收获1万多亩。要知道,现在人工收获甜菜的价格已经上涨到了每亩400元,而机械化收获不超过150元。照此推算,两三年间用户即可收回成本。

考虑到中国日益增长的产品需求,公司在中国开设了3个办事处,分别设在北京、哈尔滨和乌鲁木齐,下一步还考虑到中国来建厂。此外,马新力还透露,近年来,公司把战略目光投向了生物能源,开始研制利用糖厂废料来发电的相关设备。这一项目从一开始就得到了用户的支持,目前双方合作顺利,为HOLMER扩大在华业务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ROPA:第一台自走式甜菜收获机发明者

ROPA有一个非常大气的中文名字:罗霸。这家位于慕尼黑的农机公司是一个家族式企业,董事长兼创始人原本是一位农民,为了生产需要于1973年自行研制出了世界上第一台自走式甜菜收获机。没想到,这台自产自销的甜菜收获机引起了其他农民的极大兴趣,大家纷纷要求购买,于是有了罗霸运输工具与机械工程有限责任公司的诞生。到今天,罗霸每年生产200台左右的甜菜收获机,年销售额达到1200万欧元。

在展会上,记者看到了罗霸公司引以为傲的欧洲猛虎自走式甜菜收获机,这个威风凛凛的大家伙已经在中国新疆售出了6台,每台售价为43万欧元,作业效率高达每小时两公顷。与HOLMER的产品线类似,欧洲猛虎只负责收获,随后会由一台MAUS甜菜装载机对甜菜进行清选和装载。

对于中国用户,罗霸公司有一个特殊的印象,那就是购买力强。其他国家一般都是先用小型的,觉得合适了再用大型的。中国用户则不然,他们喜欢一步到位,上来就买最大型的。这也使得公司必须把更多精力投入到技术培训当中去。罗霸公司中国地区业务联络人傅丹宁如是说。

RAUCH:撒肥,我们很专业

欢迎来到RAUCH展台。我们公司成立于1921年,今年正值90周年大庆。能够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里见到中国来的客人,我们感到很高兴。在德国RAVCH公司的展台前,记者受到了市场总监Elke Pankow女士的热情接待。

据Elke Pankow女士介绍,RAUCH是专业生产撒肥机的企业,产品种类丰富,能够满足不同类型农场的需求,最多可载化肥8.5吨,可与50-250马力的拖拉机配套作业,在欧洲市场拥有良好的口碑,公司每年600万欧元的产值当中,出口贡献了70%的份额。

采访中记者获悉,RAVCH参与了中德示范农场的项目建设,向甘河农场提供了一台撒肥机,这也是RAVCH在中国售出的第一台产品,常规的化肥载重量为2吨,通过增加外延装置可以对载重量进行提升。这台机器的一大优点是和拖拉机连接后,工作人员在拖拉机内便可对撒肥机的工作状态进行监控。

Elke Pankow女士说:现在化肥越来越贵,撒肥精度高的话,就可以帮助农民减少浪费,节约成本。本着这一理念,我们的撒肥机不论承载量大小,精度都很高。而且无论是颗粒状的,还是粉末状的化肥皆可喷施。

AMAZONEN:五花八门的软件

和其他德国展品一样,AMAZONEN公司的产品也是又高大又亮丽,然而给记者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却是AMAZONEN那些藏在产品内部的、看不见摸不着的软件。

AMAZONEN公司作为高效植保机械的制造专家,在欧洲享有盛誉。市场部经理Matthias Beuke先生是一位细心的绅士,他带着记者跑遍了整个展台,把每台机器背后蕴藏的奥妙和盘托出。在他的指点下,记者了解到,AMAZONEN的植保机械大都使用了一个名叫Acura Spray的操作系统,根据不同的性能需求,每个系统内部又配备了不同的作业软件。其中,Acura Spray-Work To Zero软件曾在2007年的Agritechnica展览会上获得创新银奖,它解决的是喷洒过程中农药使用干净了该怎么办的问题。Work To Zero软件不但可以时刻提醒操作者农药的剩余量,而且可以自动检测出每亩农田洒了多少农药,帮助使用者合理调配喷洒量。Acura Spray-Headland Control是一套调整机械手臂长度的软件,当作业范围较宽时,用长的手臂喷洒;当喷洒面积变小,则启用短的手臂,避免浪费。Acura Spray-Wind Control软件更加神奇,它可以测算风力的方向和大小,并对喷洒作业进行修正和平衡;当机器遇到障碍时,还能自动调节行驶速度,避免农药太分散或太集中,从而实现均匀喷洒。

Boom Wash是另一套软件系统,主要用于喷洒作业后清洗残留的农药和肥料,保持机身洁净。这项技术在今年的展会上获得了创新银奖。

LEMKEN:将在中国青岛建厂

对于LEMKEN,中国用户并不陌生。这个以耕作和播种机械而闻名全球的家族式企业,在2010年创造了2.05亿欧元的产值,预计2011年将达到2.5亿欧元。本届展会,雷肯毫不吝啬地展示了他们最新的研究成果,甚至一些尚在研发阶段的概念性产品也一并展出。

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Rubin12/300 联合整地机。这是近年来雷肯公司下大力气研发的一款产品,最大耕深达到20厘米,在种植玉米的时候,这个深度将非常有必要,预计该产品要到2013年才能上市。Rubin12/300的自重较大,雷肯在它的前方设计了一个支撑轮,道路行驶时把支撑轮放下来,就可支撑机器的重量。 Aufsattelpflug Diamant 12 犁, 全部气动控制,2012年底可以供货。

代号为JUWEL7的犁,也要到2013年才能与用户见面。据德国雷肯农机有限公司出口部经理魏德曼介绍,这个犁最大的特点就是可以用气动调整宽度,而且耕地的时候,如果传感器感应到石头等异物,会自动把气缸抬起来,避免发生碰撞。

此外魏德曼还透露,明年雷肯将在中国青岛建立工厂,所有在中国市场销售的雷肯产品都将在那里进行组装,包括中国用户最为熟悉的Rubin9联合整地机。

K?CKERLING:浅耕精确到0.5cm

K?CKERLING是一个专攻浅耕机具的家族式企业,K?CKERLING便是这个家族的姓氏。公司现有员工200人,最早的成员已经持续为公司服务65年。接待记者的营销主管Stefan Kr?ger先生在公司也有10年的工作经历,他介绍说K?CKERLING公司50%的营业额来自德国本土,50%来自欧洲其他国家。目前暂时没有在中国开展业务,但与日本、智利等国保持着业务往来,今后计划进一步打开亚洲市场。

K?CKERLING的主打产品是耕种机械和草地护理机械,其中营业额的60%来源于耕种机械。浅层耕作是公司主攻的技术领域,这个浅,指的是0.5cm-7cm。据Stefan Kr?ger先生介绍,浅耕技术在德国一直占主导地位。现在对于浅耕机具又提出了新的要求,一是要操作简便,二是通过计算机来进行控制。而这正是K?CKERLING所擅长的。

HORSCH:专注于深耕作业72年

创业至今,HORSCH公司致力于深耕机具的研发已经有72年的历史,产品主攻欧洲市场,在美国、加拿大、哈萨克斯坦、俄罗斯等国也逐渐打开了销路。25年前,公司开始研究浅层耕作机具,在南美取得了成功。

HORSCH的技术优势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,一是耕整地,这是公司的看家本领。二是播种,主要是甜菜、玉米、向日葵,HORSCH市场部经理Daniel Brandt先生自豪地告诉记者,用HORSCH的产品播种,任意两粒种子之间的距离都是一样的。而且近年来播种速度也有了大幅提高。过去播种时,拖拉机的行进速度是8公里/小时,现在提高到了15公里/小时。三是植保机械,采用容易清洗的不锈钢容器,最小容量为6000升。

Daniel Brandt先生对记者说,在欧洲,大容量、大马力已经成为农机化发展的必然趋势。这主要是由两大因素导致的,一方面,会操作先进农机具的人并不多,作业费很贵。既然每小时的人力成本是固定的,采用大型的机器就可以完成更多的面积。另一方面,机器驶过,会在田间留下压痕,欧洲农民认为压痕越少越好。那么机具的体型越大,单位面积内留下的压痕自然也就越少。